腌白菜

为ls的绝美爱情熬糖;
主温馨辅沙雕;
希望制作组善良;
期待第五章绝地反杀。

【APH】十二骑士/当钟声敲响之际

#多人向#
#主仏英,所以占了tag#
#cp向极杂#

猜疑,斗争,杀戮。

阴暗,卑劣,丑陋。

神想看到这些。

天国的父亲用怜悯之心策划了一出名为“黑暗”的戏剧。其渴望其儿女们善良、纯真、无邪,用美德自我修饰,把光明贴满身体,以肉//体的姿态降生,化灵魂的真实离去。要做到这些,唯有苦难。

让疟疾降临人间,使风暴快速蔓延;严冬听他指挥,用白雪掩埋尸骨,而酷暑又使其暴露;赋予饥饿、贫穷,夺走健康、富有,失去的总比得到的多。

儿女们没让他失望,他们用那令人惊叹的创造力,创造出了刑罚。他们使邪恶倍增,让磨难更使人无法忍受,他们擅长发掘行恶的法子,却唯独对善无动于衷。

天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痛苦哀嚎着抛弃这群在浓墨中龇牙咧嘴的怪物们。

没人能够责怪天父,因为其为上帝。

上帝是什么?

上帝是神,神即为正确。

让我们赞美苦难吧!

讴歌这火烧的人世!

无非是一场游戏。一场名为“生存”的游戏。一些人享有特权,另一些人享有嫉妒。特权伴随代价,嫉妒却十分慷慨。二者的目的地实为一致,都是不见天日的毁灭的深渊。二者手法不一致。

“骑士啊,被选中的骑士,请为守护之物而决斗吧!当钟声敲响之时,游戏结束。最后一人将接近面位至高点,向神许下愿望,神会满足幸运儿的所求、所需、所欲。但若时间一到,十二位亲骑,请谨记,物死人消。”

当最后一个音节消散在空气中,众人睁开双目,被迫参与这场游戏。

这里没有他们熟悉的人民,只有他们自己。

这里没有他们熟悉的国土,只有纯白色的房间。

这里善比恶更令人难以忍受。

这里的武器名为怀疑。

他们暂时只了解到前面两点。但是没有关系,天父包容这些孩子们,这些单纯的崽子们。并且,一位父亲总是乐意相信孩子们的能力的,他们很快就会了解到后面两点的。

————————————————————————————————————

“现在该怎么办?”弗朗西斯状似无意地撩了撩发,他用余光观察面前一群披着人皮的兽。但愿他的内心也同他面上一般平静。

他的前方从左到右一次是安东尼奥、亚瑟、费里西安诺,以及马修。

前不久,弗朗西斯遇见了这四人。

他本想待在房间里先理清思绪,然后考虑下一步行动,但他刚待没有多久,房间里的挂钟突然响了,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

这使得弗朗西斯感到无措和烦躁,而他身旁连瓶红酒都没有。

他想吸烟了。于是他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了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塞进嘴里。

对肺部的摧残帮这个可怜的男人找回了理智,在烟雾缭绕中,弗朗西斯明白了一点——他必须出去,然后做点什么。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况且,他不想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死亡,鬼知道他守护的东西是什么。

第八号骑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推门而出,没走多久便来到一片丛林里,迎面看见了同样漫无目的游荡的费里西安诺。于是,漫无目的的一个人,变成了漫无目的的两个人。

现在,是坐在费里西安诺房间漫无目的的五个人。看起来人模人样,实则是孤魂野鬼,他们的不安飘散在空中、凝结成恐惧,重又笼罩他们。

该怎么办?

弗朗西斯发问了,其余四人则在沉默。

像是受不了这沉默带来的压抑,马修起身去开了窗子。

风从窗子里吹进来,明明是阵柔和的风,却硬是冻得几人发颤。马修明显感觉到几人的不适,他在犹豫要不要关上窗子。他太想呼吸新鲜空气了,这里的一切都带着陌生感,让他想要回家,回到原本的家,在渥太华的家。他想熊太郎了。

“让它开着吧,马蒂。”

“好的,先生。”

马修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许是那阵不安吧。与此同时,马修庆幸弗朗西斯在这儿,不然,他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