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白菜

cp洁癖出门慢走不送。
我啥都吃,除个别雷点,基本可逆又可拆。

发百度云的分享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就换成图片了,抱歉呀。

这次的车开的像是自行车,我技术真的不好,见谅˚‧º·(˚ ˃̣̣̥᷄⌓˂̣̣̥᷅ )‧º·˚

【APH】雪桥组/双向暗恋

雨在风中哭泣,淅淅沥沥。
亦如雪在雨中哀嚎,难解其意。

托里斯斜坐在窗台上,侧着脸看向窗外。他的眼神那样忧郁,化不开的愁绪从那双绿眼睛里溢出。

窗外是阳光明媚,心中是杂陈五味。

他喜欢上了一个人,暗恋的滋味是这般痛苦又绝望。对方是不可能答应的。

这份感情是如何发酵的呢?大概是在多年的陪伴之中吧。

那人有雪一般的白发,深邃而又温暖的双眸。托里斯沦陷在他淡淡勾起的嘴角之中。

那个人叫做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托里斯也不知道为何会喜欢这样的人,他早就明白那双眼睛里隐匿的是冰冷的霜,那寒冷足以冻结河流湖泊。

可他就是喜欢上人家了,且思念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爱吗?大概不是。

“托里斯?你怎么坐在这里?”

身后传来软糯温柔的声线,是那人独有的,只稍一个单音节,托里斯便能将他从人群之中认出。

“伊、伊万……我……”
托里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情绪还没控制好,此刻看见伊万,心中的情愫像是开闸大坝一样,一泻而出。

“你是有心事了吗?”
伊万眼神暗了暗,面上笑容却不减丝毫,他坐在托里斯对边,也和他一样,撑着窗台。

“我……我喜欢上一个人……”
托里斯试探性地开口,他鼓起的勇气总是在看见伊万的那一刻就崩溃。

“这样啊……是谁呢?托里斯喜欢的人,想必很优秀吧。”
伊万的食指轻轻敲打窗台。这是个极为危险的讯号,表明伊万在思考,计划某些可怕的事情。

“是……伊、伊……伊丽莎白小姐!”
托里斯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什么,话刚说出去他就后悔了,他和伊丽莎白见都没见过几次,何来喜欢一说。

“诶?是她啊,她的确是个很优秀的姑娘呢。”
伊万有些愕然,他着实没想到托里斯隐瞒的心上人是伊丽莎白,那个匈牙利姑娘。

其实,这次伊万来找托里斯,是因为外面都在传,说是托里斯喜欢上了娜塔莉亚。伊万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没搞清楚他对托里斯的感情之前,这家伙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没、没错,她……她很漂亮,成绩也很好,性格十分开朗,还很热情,能吃苦耐劳,并不像其他女孩那样娇弱,她很好。”
托里斯本来还在想该如何接下话语,却不想仔细想想伊丽莎白,倒真一下子说出人家很多优点。

“噢?这样啊……”
伊万的语气意味深长,却又瞬间收住了长音。没人能猜到这个男人在想些什么。

“是、是的。”
说实在,托里斯还是很心虚的。他既不希望伊万认为他喜欢别人,也不希望伊万看出他喜欢的就是他。

“托里斯这是得了相思病?别担心了,托里斯也是很优秀的人呢。”
伊万起身,拍拍大衣是的灰尘,语气中又带上了笑意。
“要不要出去散散心呢?”

“好的。”
托里斯自然知道,伊万的提议,从没有拒绝这个选项。

伊万走在前面,托里斯跟在后面。两人怀揣着不同的心思,一前一后走出了这间教室。

那冰天雪地中的,我的太阳,我不会允许你逃离。
那雪中诞生的春,我的思念,如何得到你的温暖。

文豪野犬/双黑的正片,黑时太宰和中也大小姐(bu),lof只放部分图,
全部图片在b站,链接如下,小伙伴们帮忙点个推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41453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4F929294-7B52-427A-A98B-52B61D2FEEFB27899infoc&ts=1534210688626

球球你们帮忙推荐弹幕评论一条龙❤

【想开车】

想开王者荣耀的车,仅限bl,可性转,想吃什么cp给我留言,我挑个想写的写。
肉会比较劲爆,我要改变我那种含蓄的文风,符合一个鬼畜人士(?)的人设。

【文豪野犬】隐匿于黑暗/双黑

——那漆黑中透露出薄雾般幽蓝深邃的光,隐匿了房屋和月。

“砰——”

一声巨响。随着这声巨响,房门被猛地踹开,狠狠撞到墙上,又可怜巴巴地弹回来。幸而好心的太宰治先生将它温柔的关上了。

中原中也从来不担心忘带家门钥匙。

太宰治刚转身,迎面而来便是一拳头,有力且迅捷。他忙得闪身,躲开这意料之中的攻击。很可惜,墙壁这位坚守岗位的寡言者可就躲不开了,被实打实锤了一拳,裂开道惨兮兮的缝儿,也不知何时才能被想起来修理。

“你,真的想让我死吗。”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看着太宰治,漂亮的蓝宝石似的瞳孔此刻像是两块刺骨的浮冰。从他紧握的双拳不难猜出,他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准备好了下一次爆发。

“别生气,我不过开了个玩笑。”
太宰治满不在乎地敷衍着,他举起双手做投降模样。插科打诨一向是他的强项,当然,他明白中原中也不吃这一套。不过说实在,这样的中原中也着实令他感到意外,他原本预想是这家伙如何暴跳如雷、大声咒骂。可现在,中原中也阴森地令人害怕。

但令太宰治兴奋。中原中也从来都像是颗手榴弹,哪能和“阴森”这一词挂钩呢?真的是非常有趣。

“噗——”

太宰治忽地发出了一声短促笑声。这笑声就是根针,准确无误找到了中原中也此刻极为脆弱的神经,扎了下去。

“混蛋!”
中原中也气红了眼,那眼珠子因充斥着血丝而变得通红,用力地快要瞪出来了。

他压低身子,向着身后使用「污浊」,凭借这股反冲力窜向前去,如同一道红黑色的闪电,一瞬间便来到太宰治身前,向着太宰治腹部踹上重重一脚。

太宰治躲闪不急,被狠狠踹飞出去,整个身子都撞在了墙上。他的大脑因为这一下撞击而有了半秒的空白,这足够中原中也再次来到他身边一脚跺在他脸上了。中原中也可不是一击就能满足的人。

太宰治发出了声闷哼,血液顺着脸部与中原中也鞋底贴合的缝儿流了出来 他觉得他的鼻梁骨一定断了。

中原中也可不会管这区区一点血,他明白太宰治不是个瓷娃娃。

“你怎么敢,在我冲上去的时候,释放「人间失格」!”

中原中也咆哮着质问靠墙装死的人,不过他也没打算等这个人回答 他抬脚,又使劲踩了下去。

却是踩了个空。

接着就被一股不输于他的力气给掀在了墙上,他的脸被划伤了,埋在刚才太宰治的身体砸出的坑里,他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

“我说了,只是个小小的玩笑罢了。”
太宰治的语气依旧满不在乎。

点燃名为“中原中也”的火山的,是几个小时前的任务。

自几个月前便有一股势力在暗中与港口黑手党抢资源,本来只是些小风小浪,结果却在一星期前截了港口黑手党一笔大买卖。森鸥外派了一个小队去探风,但一个人都没回来。不仅如此,对面竟查探到了他们的一个据点。森鸥外便懒得与其周旋,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多了也是会腻。他直接派了最没有人性的两个家伙去处理这件事情。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潜入了对方内部,却遭到了埋伏。但显然对方并不知道中原中也的恐怖。当两方人交手之后,局势向太宰治这一方一边倒。

但就在中原中也快要解决对方领头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冲上前,轻触了中原中也的手臂。
「人间失格」

大概只是心血来潮吧。

一瞬间,中原中也的「污浊」被解除,他却依着惯性直愣愣地冲上前去。只差一点,他就要被对方的子弹射中心脏,好在他身体灵活,反应敏捷,那子弹擦着他肩头射了过去,只是毁了身衣服、蹭破了皮。

从那刻起,到回总部报告,再到回家,中原中也都冷着脸,一副爆发边缘的模样。

“哈!”
中原中也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讽刺声。
“小玩笑?”

中原中也突然发力,膝盖顶着墙壁试图脱离太宰治的控制。他的爆发力是公认的强,太宰治不得不皱紧眉头、用尽全力将中原中也抵住。开玩笑,要是这家伙行动自由了,太宰治他的小命就不自由了。

突然,太宰治感觉到一股能量聚集产生的压迫感,他捏紧了中原中也的手腕,使用「人间失格」。

然而,中原中也的目的并不是以「污浊」对太宰治造成伤害,而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成功了。

太宰治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中原中也的手上,从而忽略了他的腿。

中原中也用膝盖把自己顶起来,另一只脚绷足了劲踹向墙壁。他借着反作用力冲了出来,竟是在半空中腰部发力扭转了身体,一拳砸了下去,正中太宰治腹部。

太宰治又重挨了中原中也一拳,他强忍腥甜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狼狈,但似乎不太成功。血液染红了他的衬衫,血沫子还停留在他的嘴角。他的左边身子砸在了一个花盆上,陶瓷的碎片将他的左肩划得血肉模糊。但太宰治连吭声都机会都没有,中原中也又开始发狂了。

太宰治一个侧身,躲开迎面来的一拳,忍着腰部发力牵扯的疼痛,爬起来给了中原中也一拳,再次将他按在了墙上,却是失了一半气力。

中原中也很容易便挣开了太宰治。他抓紧太宰治的双肩,将人拉近自己,接着就是一个膝顶,又是一拳砸在太宰治脸上。他的左手有些黏糊,是太宰治的血。

“我认输,亲爱的。我不想死在浑身臭汗的雄性生物手下。”太宰治有些艰难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这时候他可不敢喊这疯子任何与“矮”或是“帽子”相关的称谓,但恶心他一下还是可以的。

不过中原中也的反应很显然是与正常人不一样的。
他先是小声咕哝了一声,然后闻了闻自己。

一股子血腥味儿——有他的血,也有太宰治的血。刚才的对打他也受了不少伤,没太宰治严重而已。

“你说什么?”
太宰治听到中原中也在说话,但他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中原中也没有理会他,而是上前挎在太宰治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台在职。

太宰治倒是很大方地给看,他躺在地板上,仿佛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中原中也压低身子,他的鼻尖都快蹭到太宰治的脸了。但他并没有弯腰,他的腰板挺得笔直。
中原中也就这样,咬牙切齿地在太宰治耳边厮磨:
“你,真的想让我死?”

太宰治却起了闲情逸致。他将手搭在中原中也的腰上,那细腰的手感非常好,要知道,中原中也骨架子很小,他有着女孩子的纤细以及男人的有力。
“你说呢?”

太宰治回话时故意扭头,将气息都喷洒在中原中也的脖颈,他知道这样做会让他这位娇小的搭档红透脸。

“混蛋!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中原中也瞪大眼睛看着太宰治,他在思考自己怎么就不能下定决心掐死这个祸害人间的家伙。
思考的结果就是,中原中也一拳砸向了太宰治常年露在外面的眼睛。

太宰治用手臂挡住了。

中原中也没有再惯太宰治,他心中的怒火突然就消散了。

“你刚才,到底说的什么?”
太宰治看起来有些在意中原中也的咕哝。
“没说什么。你烦不烦啊,死青花鱼!”
中原中也又暴躁了起来。

太宰治撇撇嘴。中原中也的心情——雷阵雨,他打趣一般想着。
“我不想你死。你愿意相信我吗。”

中原中也听到这句话,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家伙,眼神深邃而又昏暗。
随后,他踹开门,走了。

【APH】基尔伯特的暑假生活

#我的暑假只有七天系列#
#学生设定#

1.暑假的第一天:
“伊丽莎白!!!!我们去玩吧kesesesesese!本大爷终于放假了!”
“要不要叫上罗德?”
“诶?叫他干嘛?本大爷才不带个呆子玩。”

2.暑假的第二天:
“阿西阿西!!!!陪本大爷去打球!”
“找海德薇莉小姐去,别打扰我写作业,哥哥。”
“……真没劲诶……昨天已经和那个男人婆出去疯过了嘛……”
“那就去找埃德尔斯坦先生。”
“本大爷不要和那个呆子玩……”

3.暑假的第三天:
“无聊……ớ ₃ờ……无聊啊啊啊啊啊啊——!”
“诶?基尔?早上好!”
“哟!这不是安东尼吗!陪本大爷逍遥快活去——”
“别!我可有很多事情要做。”
“啊?什么事情?”
“陪罗维诺啊。”
“喂!别把这种事情说得那么正经、那么理所当然好吧!”
“这当然是正经事情了!种番茄要有耐心。你也得有耐心。”
“我?本大爷又不种番茄?”
“你不是在追伊丽莎白吗?”
“哪、哪有??!”
“别装了,我都明白的。我先走了啊,祝你好运!”

4.暑假的第四天:
“弗朗茨啊,你说,暑假干什么好啊,我好无聊……”
“泡你家伊丽莎白去。”
“别吧?把兄弟往火坑里推?那可是个男人婆!”
“我倒觉得伊丽莎白挺好啊?身材好人漂亮,还很独立。”
“真是这样吗……?”
“是啊!”
“既然都这样说……kesesesesese!那本大爷可要开始进攻了!”
【弗朗西斯:祝你好运哈哈哈哈!】

5.暑假的第五天:
“伊丽莎白……”
“小伊莎❤”
“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白!”
“基尔伯特,有什么事情直说。”
“是这样的,本大爷想追你,你看怎么样?”
【突然接受正经基尔直球的海德薇莉小姐有些发懵,心跳猛然加快】
“kesesesesese你别脸红啊,还当真了笑死本大爷了kesesesesese”
“砰——!”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卒。】

6.暑假的第六天:
“唉……都第六天了,快开学了……”
“本大爷要不要写作业呢?”
“摘花瓣决定吧!”
“写……不写……写……不写……写……不写……写……????”
“肯定是这花的问题!好!再试一个!”
“写……不写……写……不写……写……不写……写……不写……写……????!!!”
“再换一朵!”
【循环中】

7.暑假的最后一天:
“伊丽莎白!救命啊!”
“怎么了?你又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我……我……本大爷作业一个字也没有写啊!怎么办!”
“你作业没写找我干什么,我不会借给你抄的。”
“诶???为什么啊!”
“我为什么要借给你抄?”
“因为你是本大爷的女朋友啊。”
“!”
“女性朋友啊kesesesesese你以为本大爷说的是什么啊?”
“砰——”
【基尔伯特获得作业×6】

【今年的暑假,基尔伯特也过的十分幸福(?)】

【aph】独有/雪桥组

#雪桥,迟早会脱离冷cp行列
#伊利亚x托里斯

——我很庆幸,你不理解他的好。
“现在,给我滚开,离他远点。”

屋外是难得的晴天,虽然这并不能带来任何一点温度,屋内壁炉里的火焰忽明忽暗,伊利亚就坐在壁炉旁烤火,暖暖身子。

他坐在一张单人沙发椅上,椅子套了张皮革套,已经很旧了,有许多的裂痕,裂痕有些发黑,给这张深棕色的皮革添了些年岁味道。伊利亚就窝在里面,把宽厚的背靠进沙发椅并不柔软但算是舒服的椅背里面。

他的手里捧着碗热汤,有一口没一口的嘬着,每一小口下去,就发出一声满足叹息。活像是在抽大麻。

“先生,您应该趁热赶紧喝,不要等到它凉了。”

身后传来是托里斯的声音。伊利亚只是笑了笑。

托里斯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劝说没有用处。更要命的是,他觉得伊莉亚笑起来有点儿好看。那样干净的笑容很难想象是伊利亚这样复杂的人能露出来的表情。

“这是托里斯亲手熬的,有点舍不得呢……只要是这样看到,就会觉得托里斯在关心我。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我拒绝不了。”

伊利亚说得有些多,声音很轻柔,像是高档的天鹅绒。他的语调很慢,在两人身周营造出了温馨的假象。

托里斯感到很痛苦。他清楚知道伊利亚是个怎么样的人,知道他的冷漠,知道他的强大,知道他钢铁一般的灵魂。可在托里斯面前,伊利亚总是温柔的。这种温柔太虚无缥缈了,空虚的可怕。像是温热的水,想要溺死这个总有些怯弱的棕发青年。

托里斯知道这是深渊,却有些控制不住想往下跳。

“……先生。请不要这样了……”

“不要怎么样?托里斯,过来些。”

伊利亚反问,装傻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相反,这是他的拿手活。

托里斯本站在伊利亚的身后,现在伊利亚让他过去。他还没反应过来,腿就自己动了,等托里斯回过神来,他已经向前走了快两步。腿停在半空中,脚落也不是,收也不是。这急切的反应令托里斯觉得很尴尬。但他还是走了过去,看起来有些无奈。

伊莉雅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尴尬的。他在托里斯站定在他身旁的时候,伸出手,一把将人拉进自己的怀里。

单人沙发椅要容下两个高大的男人有些勉强,但伊利亚喜欢这种拥挤的感觉。现在托里斯整个都在他的怀里,侧着脸趴在他胸前,他可以用手摩挲他的腰,军装粗糙的质感既令他心安,又令他不安。

“……先生,请放开我。”

这是强硬的请求,声音的主人正在微微颤抖。伊利亚把托里斯的惧意全怪罪在斯捷潘身上,并称之为“斯捷潘综合征”。

“我拒绝。”

伊利亚的声音仍然带着笑意,但态度却不容反抗。伊利亚收紧了手臂,托里斯几乎是被嵌在他身体里。伊利亚需要肢体接触。

“先生,没用的,要么杀了我,要么放开我。您困不住我,困不住任何人。我存在一天,反抗便存在一天。”
“你真是残忍,托里斯。”
“您与斯捷潘一样。”

托里斯话音刚落,他便被猛地推开,后脑勺撞在了墙上,手被壁炉的火焰烫到,凭借着条件反射才收了回来。他的大脑还没来得及摆脱疼痛与晕眩,脖子就被狠狠掐紧了。

“闭嘴、闭嘴!我和他不一样!”

伊利亚冲着托里斯咆哮,他的样子很可怕,活像是地狱爬回来的恶鬼。就在托里斯要休克的前一秒,伊利亚松开了手。

伊利亚怔怔地看着托里斯,看着自己身下差点被自己掐死的托里斯。托里斯还在干咳,先是撞击,后是窒息,他需要些时间缓缓。

忽地,伊利亚又把自己摔回了沙发椅上,十分颓废地抱住自己的脑袋,低头看自己两只脚中间的一小块水泥地。灰色有些斑驳的地面,正像极了他此刻的心情,明暗不定。

“抱歉,托里斯……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不太乐意听到那个名字。我和斯乔帕有些小矛盾,大家都知道。”

伊利亚的声音还是这样清冷,像一阵夹杂冰雪的凛冽的冬风。他的温柔和愤怒,不过是细雪与骤雪之间的区别罢了。
“你还好吗?手被烫着了吧?”

伊利亚讨厌托里斯身上出现不属于他的痕迹。

“您与斯捷潘一样。”

托里斯站起来,气喘吁吁地,用那沙哑的嗓子重复了这句话。有些时候,托里斯是个执着而可怕的男人。他从不展露、炫耀他的爪牙。但这绝不说明他是只猫咪。

伊利亚先是深深看了托里斯一眼,然后轻轻地笑了。
“你,真的很残忍。”

托里斯无言。

“我还有些事儿要出去一趟,你可以喊莱维斯他们过来玩。晚上见。”
“晚上见,先生。”

伊利亚走了。

托里斯的力量一下子被抽走了,他的双腿无法支撑他的身体了,只能跌坐在地上。

冷汗,从他额头滑落。
“这一切,早晚会结束的。”

你们想看啥啊?评论里点cp,我抽几个有灵感的写,如果有评论的话

【aph】初见/洗衣粉组

#人设
#假装勤劳

——勤劳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词语呀,尤其是当它出现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我原先以为我只会喜欢那种娇滴滴的花朵般的姑娘,像是水晶人那样剔透的。

——她很耐看,但只能是我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在一个雪天。

天空下着白雪,地面已经积了一层漫过脚踝的雪,这在我们那儿不算是什么稀奇事儿。

往常一样,随手关上门,踏着轻快的步子向前走,面上却是不善的表情。和善的表情对我来说挑战系数太高,再说我也没什么兴趣。

调整一下围巾的位置,正巧把眼睛以下全都塞进去,这种藏起来的感觉不能再好了!我讨厌暴露在明亮的地方,这会让人没有安全感的。

垂下眸子低头看路,老实说,低着头反而会让我心情变好。就像是个开关一样,抬着头是现实世界,低着头,叮!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很棒的,不是吗?真不知道娜塔莉亚为什么那么喜欢高昂她那颗傻乎乎的脑袋,虽然我承认她的确漂亮。

这个时节没有什么鸟出现,也可能是城市中本就不如乡下来的自在。但偶尔能听见的鸟叫声真的是太好了,清脆的小鸟的叫声,还有什么比自然的笑声更美妙的吗?

本来一切都和平日一样,但出了点意外。

这附近的车站很少有人在等车,大多数的我都有印象。而今天,出现了一个新面孔。我对新事物都抱有一定的好奇心,不多不少,不会害死自己的那种。

是个女孩子,低着脑袋,看着手心。耳朵里插着耳机,只插了一只,露出一截鹅黄色的细线,别说,和她发色挺配的——是一种暖洋洋的蜂蜜茶的颜色。她看起来很温顺,穿着大衣,一直裹到了膝盖,下面是长裙,遮盖到脚踝,脚上套着看起来很笨重的厚靴子。

她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却露出来一截脖子。

走上前去,解开围巾,不容拒绝地绕在那女孩儿脖子上。我知道这样显得没有礼貌,但是我有点控制不住我自己。

她像是个受惊的兔子,猛得抬头,瞪圆了眼睛看着我。那是双漂亮的绿色眼睛,像是丛林一样,有一种从没去过的温暖地区的感觉。

这时我才发现,她手里捧着的是朵花。我原先以为是迷你机或者mp3什么的。
这是什么花呢?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来着。

“是芸香,先生。”

挑眉,看来是无意间说出来了。不自在的按着围巾,似乎想要遮掩住脸颊。我可很少和女孩子说话,万一脸红了就太逊了。

“现在还有花吗?”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她多说几句话而已。

“这是个发卡,我自己做的。”
女孩儿看起来有些羞涩,有待了点小小的骄傲在其中。

她还是坐在那里,我想要看清楚就必须得弯下腰去。

当腰弯下去后,注意到的不是那个以假乱真的发卡,而是她的手。那是一双泛红的手,可能是天太冷被冻得吧。她的手没有想象中的精致,只是一双普普通通的手,上面带有很多薄茧,连虎口都有茧子——她该不会是个剑术好手吧。

“先生,公交车来了。也许我得先走一步了。”
她带着歉意提醒了我。

抬头看一眼车牌。眼睑有些承重地遮盖着一半眼睛,睁开真的是太麻烦了,我对生活没有那么多热情。

“挺巧的,我也坐这班车来着。”

我们一同上了车,交谈还算愉快。这是个有包容心的姑娘,很明显的,毕竟很多人都说我说话带刺。

她叫托里娅·罗利纳提斯。

是个立.陶.宛人。

她真的是太可爱了,温柔,体贴,我有点想抱抱她。就是很单纯的抱抱,因为她看起来很软。但我不想被当成痴汉。

她下车之后,我又往前坐了一站。

然后下车,到对面的车站,再坐回去,怎么可能那么巧是同一路车啊。命运这个该死的家伙。

期待下次再见到她。

【aph】黑白立/夏天吃点冷cp降温

#私设托雷纳斯是托里斯的异色
#不知道自己在码什么
#老了,也咸了

白昼依旧,夜幕永存
    当远方扬起一抹黎辉,夜就悄然掩面,但夜永远存在。

托雷纳斯。
这是我的名字。

好像自我有意识开始,这便是合理的。

自那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我存在的意义。
我是同名为雨水的国家绑定在一起的,听起来像是个附属品。这个国家也的确同它的名字一样,一直在哭泣。

我曾对着天空大喊:“请不要哭泣!”
风带来了云朵的回答,那是清冷的、阴柔的言语。

在由生命交织而成的河流的洗涤下,我明白了我存在的意义。
一个男人。
一个温柔而强大的男人。
他永远走在我的前方,接受太阳猛烈而又毒辣的考验。
他深受到大家的喜爱。

他叫托里斯。我讨厌他。

为什么,为什么神是偏爱他的呢?为什么他才是阳光下的那一个呢!为什么他才是被众人所爱的那一个呢!为什么他可以温柔可以善良而我就必须像是一只寄生虫一样!为什么他的世界是斑斓绚丽的!为什么我的就如此灰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我曾想要掐死过他。

但厌倦使我放弃了动手。

我真的是厌倦做任何事情。待在家里不动就是我最乐意做的事情。

生活无法使我对它提起兴趣。

其他人都当我是个大脑发育不健全的家伙。我懒得理他们。
反正他们都喜欢托里斯。谁喜欢托里斯,我就讨厌谁。

我这不叫厌世。
一个从没了解过世界的人,没有资格厌恶它。

可能是世界觉得我不喜欢它,于是跟我闹脾气了。它决定不要我了。

它命刀尖刺穿我的胸膛。

血液喷出去的感觉我还能记得。那是一种温热的液体流动的感觉,热量在散失的感觉。
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托里斯挡住阳光,将阴影投了下来,把我包裹其中。他永远不舍得将光明分给我哪怕那么一小点。

我故意撇开了头,才不去看他那种恶心的表情。紧张与焦急,得了吧,我不需要那种情感,他也不用施舍给我。这个人总是这样自作多情。不可理喻。

远处粼粼波光吸引了我的注意,使我暂时忘却了疼痛。太阳愿意为湖面渡一层金辉,却不愿怜悯我。湖面将金辉赠予天空同享,却不愿同情我,就连树木都讨了件金色的衣。一切都是那样温暖宁静,时间就像是定格在了这一点,只有风轻抚树叶的模样暗示人们,时间尚在流逝。

我感觉我的身体变得轻盈,血液好像凝固了。

随后,托里斯的声音,开始模糊。

我好像是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却又能睁开眼睛。

我的身体不在了,托里斯以为我死了。但我作为灵魂活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他的悲伤。但我无法理解。很不可思议不是吗。没人在意我的离去,他却在这里伤心难过。我本以为他是个坚强的男人,一个死亡对他来说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他是在害怕吗?害怕他自己也会死去吗?也许吧。未知,一向是与恐惧同行。

我想要捉弄他一把。就这样一直不出现吧,他的悲伤再持续得长久一些吧。看见他难过,我便开心。

不过我果然不是受上天宠爱的那一个。命运总是俯在我耳旁用嘲弄的语气笑道我的愚昧。

托里斯的生活渐渐不再受我的死亡的影响。

恐惧这次将目标转向了我。

不想被忘记,不想死去,不想消失,不想离开,不想变得透明……

恐惧这个词多么可怕,它能够轻而易举地杀死一个人,重塑一个人,扭曲一个人。

它扭曲了我的厌倦。

我坐在托里斯的床上,等待他发现我的时间里。我发现我是期待的。
等托里斯看见我之后,眼睛里突然迸发出明亮的光彩时。我发现,活着比死亡幸福。

那双眼睛就像是雨后的树林,在天晴时第一束阳光的洗礼下,那么动人。

“我讨厌你。”
我听见自己这么说到。

而托里斯,只是过来虚抱着我。
大概,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在其中吧。

“你夺走了我的光明。”
我想告诉他,我不会消失。

因为有白昼存在,夜便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