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白菜

为ls的绝美爱情熬糖;
主温馨辅沙雕;
希望制作组善良;
期待第五章绝地反杀。

【文豪野犬】隐匿于黑暗/双黑

——那漆黑中透露出薄雾般幽蓝深邃的光,隐匿了房屋和月。

“砰——”

一声巨响。随着这声巨响,房门被猛地踹开,狠狠撞到墙上,又可怜巴巴地弹回来。幸而好心的太宰治先生将它温柔的关上了。

中原中也从来不担心忘带家门钥匙。

太宰治刚转身,迎面而来便是一拳头,有力且迅捷。他忙得闪身,躲开这意料之中的攻击。很可惜,墙壁这位坚守岗位的寡言者可就躲不开了,被实打实锤了一拳,裂开道惨兮兮的缝儿,也不知何时才能被想起来修理。

“你,真的想让我死吗。”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看着太宰治,漂亮的蓝宝石似的瞳孔此刻像是两块刺骨的浮冰。从他紧握的双拳不难猜出,他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准备好了下一次爆发。

“别生气,我不过开了个玩笑。”
太宰治满不在乎地敷衍着,他举起双手做投降模样。插科打诨一向是他的强项,当然,他明白中原中也不吃这一套。不过说实在,这样的中原中也着实令他感到意外,他原本预想是这家伙如何暴跳如雷、大声咒骂。可现在,中原中也阴森地令人害怕。

但令太宰治兴奋。中原中也从来都像是颗手榴弹,哪能和“阴森”这一词挂钩呢?真的是非常有趣。

“噗——”

太宰治忽地发出了一声短促笑声。这笑声就是根针,准确无误找到了中原中也此刻极为脆弱的神经,扎了下去。

“混蛋!”
中原中也气红了眼,那眼珠子因充斥着血丝而变得通红,用力地快要瞪出来了。

他压低身子,向着身后使用「污浊」,凭借这股反冲力窜向前去,如同一道红黑色的闪电,一瞬间便来到太宰治身前,向着太宰治腹部踹上重重一脚。

太宰治躲闪不急,被狠狠踹飞出去,整个身子都撞在了墙上。他的大脑因为这一下撞击而有了半秒的空白,这足够中原中也再次来到他身边一脚跺在他脸上了。中原中也可不是一击就能满足的人。

太宰治发出了声闷哼,血液顺着脸部与中原中也鞋底贴合的缝儿流了出来 他觉得他的鼻梁骨一定断了。

中原中也可不会管这区区一点血,他明白太宰治不是个瓷娃娃。

“你怎么敢,在我冲上去的时候,释放「人间失格」!”

中原中也咆哮着质问靠墙装死的人,不过他也没打算等这个人回答 他抬脚,又使劲踩了下去。

却是踩了个空。

接着就被一股不输于他的力气给掀在了墙上,他的脸被划伤了,埋在刚才太宰治的身体砸出的坑里,他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

“我说了,只是个小小的玩笑罢了。”
太宰治的语气依旧满不在乎。

点燃名为“中原中也”的火山的,是几个小时前的任务。

自几个月前便有一股势力在暗中与港口黑手党抢资源,本来只是些小风小浪,结果却在一星期前截了港口黑手党一笔大买卖。森鸥外派了一个小队去探风,但一个人都没回来。不仅如此,对面竟查探到了他们的一个据点。森鸥外便懒得与其周旋,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多了也是会腻。他直接派了最没有人性的两个家伙去处理这件事情。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潜入了对方内部,却遭到了埋伏。但显然对方并不知道中原中也的恐怖。当两方人交手之后,局势向太宰治这一方一边倒。

但就在中原中也快要解决对方领头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冲上前,轻触了中原中也的手臂。
「人间失格」

大概只是心血来潮吧。

一瞬间,中原中也的「污浊」被解除,他却依着惯性直愣愣地冲上前去。只差一点,他就要被对方的子弹射中心脏,好在他身体灵活,反应敏捷,那子弹擦着他肩头射了过去,只是毁了身衣服、蹭破了皮。

从那刻起,到回总部报告,再到回家,中原中也都冷着脸,一副爆发边缘的模样。

“哈!”
中原中也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讽刺声。
“小玩笑?”

中原中也突然发力,膝盖顶着墙壁试图脱离太宰治的控制。他的爆发力是公认的强,太宰治不得不皱紧眉头、用尽全力将中原中也抵住。开玩笑,要是这家伙行动自由了,太宰治他的小命就不自由了。

突然,太宰治感觉到一股能量聚集产生的压迫感,他捏紧了中原中也的手腕,使用「人间失格」。

然而,中原中也的目的并不是以「污浊」对太宰治造成伤害,而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成功了。

太宰治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中原中也的手上,从而忽略了他的腿。

中原中也用膝盖把自己顶起来,另一只脚绷足了劲踹向墙壁。他借着反作用力冲了出来,竟是在半空中腰部发力扭转了身体,一拳砸了下去,正中太宰治腹部。

太宰治又重挨了中原中也一拳,他强忍腥甜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狼狈,但似乎不太成功。血液染红了他的衬衫,血沫子还停留在他的嘴角。他的左边身子砸在了一个花盆上,陶瓷的碎片将他的左肩划得血肉模糊。但太宰治连吭声都机会都没有,中原中也又开始发狂了。

太宰治一个侧身,躲开迎面来的一拳,忍着腰部发力牵扯的疼痛,爬起来给了中原中也一拳,再次将他按在了墙上,却是失了一半气力。

中原中也很容易便挣开了太宰治。他抓紧太宰治的双肩,将人拉近自己,接着就是一个膝顶,又是一拳砸在太宰治脸上。他的左手有些黏糊,是太宰治的血。

“我认输,亲爱的。我不想死在浑身臭汗的雄性生物手下。”太宰治有些艰难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这时候他可不敢喊这疯子任何与“矮”或是“帽子”相关的称谓,但恶心他一下还是可以的。

不过中原中也的反应很显然是与正常人不一样的。
他先是小声咕哝了一声,然后闻了闻自己。

一股子血腥味儿——有他的血,也有太宰治的血。刚才的对打他也受了不少伤,没太宰治严重而已。

“你说什么?”
太宰治听到中原中也在说话,但他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中原中也没有理会他,而是上前挎在太宰治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台在职。

太宰治倒是很大方地给看,他躺在地板上,仿佛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中原中也压低身子,他的鼻尖都快蹭到太宰治的脸了。但他并没有弯腰,他的腰板挺得笔直。
中原中也就这样,咬牙切齿地在太宰治耳边厮磨:
“你,真的想让我死?”

太宰治却起了闲情逸致。他将手搭在中原中也的腰上,那细腰的手感非常好,要知道,中原中也骨架子很小,他有着女孩子的纤细以及男人的有力。
“你说呢?”

太宰治回话时故意扭头,将气息都喷洒在中原中也的脖颈,他知道这样做会让他这位娇小的搭档红透脸。

“混蛋!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中原中也瞪大眼睛看着太宰治,他在思考自己怎么就不能下定决心掐死这个祸害人间的家伙。
思考的结果就是,中原中也一拳砸向了太宰治常年露在外面的眼睛。

太宰治用手臂挡住了。

中原中也没有再惯太宰治,他心中的怒火突然就消散了。

“你刚才,到底说的什么?”
太宰治看起来有些在意中原中也的咕哝。
“没说什么。你烦不烦啊,死青花鱼!”
中原中也又暴躁了起来。

太宰治撇撇嘴。中原中也的心情——雷阵雨,他打趣一般想着。
“我不想你死。你愿意相信我吗。”

中原中也听到这句话,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家伙,眼神深邃而又昏暗。
随后,他踹开门,走了。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