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白菜

为ls的绝美爱情熬糖;
主温馨辅沙雕;
希望制作组善良;
期待第五章绝地反杀。

【Sally Face】LS/论如何拯救失足少年Larry

#这次还是平行空间设定(和上一篇不是同一个空间)#
#毕竟不用这个设定,我实在掰不甜第四章#
#前头看起来有点点虐,但后面甜到爆炸,信我#
#关于Larry自杀的原因是我猜测他是那么想的,不然我想不通这个炫酷boy怎么就压力太大了#

Sally出狱已经近一个月了。但他似乎状态更不好了。他的淡漠体现在方方面面,快要把ash逼疯了。
Sally告诉ash,他很好。Sally告诉ash,别为他担心。

但ash怎么能相信他很好?怎么能够不担心他?

ash多么清楚从前那双蓝色眸子里的光芒多么令人暖心,可现在,那一片灰蒙蒙的眼神就像是雾霾,飘散进她胸膛。

Sally自Larry死后就愈发沉默寡言,三年了,无论如何尝试,都没办法改变他。
或者说,这世上唯二能改变Sally的人,都被死神带走了。他的父亲,和他的爱。

“Sal,我求你振作起来。我快支撑不下去了……你知道吗……我快支撑不下去了……”
ash从来不是个脆弱的女孩子,但当她面对好友“死亡”、“发疯”、“漠视一切”这可怕的现实时,她也只是个单薄的女孩子。

“我很好,ash。”
Sally只是呆呆地注视着窗外,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丝毫的渴望亦或者其他,仿佛外面那个缤纷绚烂的世界与他无关。他的世界只剩下灰白了。

“你不好!”
ash受够了每天重复这些话,但她无奈,她不能放任Sally这样。她知道,如今的Sally能依靠的只有她了,如果她离开了,那Sally等同于死亡。

“我累了,ash。我想睡一会。”
Sally轻声说道,然后把自己塞进被窝里,用被子包裹住自己,紧紧的,严实合缝的。就像是他用这被子做出了一道屏障,阻隔他与外界的一切。唯有黑暗令他心安。

—————————————————

当Sally再次睁眼,一切都变了。
他发现他躺在一个很熟悉的房间,这里的装修……哦,该死的爱迪森公寓。

曾经这里的一切都令Sally恐惧,但现在,无所谓了。他只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醒来,ash没那个闲心情恶作剧。

Sally起身,稍微洗漱了一下便出门了。

然后,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爸爸和Lisa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哦!Sal,你今天起的有些晚,昨晚上没睡好吗?”
Lisa自从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之后,变得开朗了许多,那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减轻了不少。

“呃……不是……我……”
Sally不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他惊愕于看见的一切,好在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

“好了好了,你还是先吃早饭吧。Larry出去了,也许你要去找他?”
Lisa没有逼问Sally的打算,毕竟相比Larry,Sally太乖了,只是睡了个懒觉而已。

“Lar、Larry!”
Sally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短路了,然后又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高负荷运作。他尚且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但既然Lisa这样说,那就意味着,Larry可能,还活着。

这个想法令Sally欣喜得疯狂,他甚至控制不住颤抖的双手,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告诉他:去找Larry!快去!快!

“Sal,我是说,你应该先吃早饭,不然对胃不好。”
Lisa惊讶地看着Sally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冲出家门。

“我知道他们俩关系好,可是……Sal今天是怎么了?”
“孩子们的心思嘛,不用管他们,他们会处理好一切的。”

Sally疯狂地奔跑,他的每一寸肌肉都被尽可能地拉伸,他希望再快一些、再快一些!能够让他多看见Larry一秒也好!

可能是直觉吧,Sally去了树屋那边。

等他爬上树屋的时候,看见Larry正坐在地上,而面前摆放的是一堆药。
Larry正在写什么东西。

很好,Sally现在知道他在写什么。
“Larry.”

“Sal?”
Larry刚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树屋门开了也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听见了Sally的声音。
“你怎么、你怎么在这里?我是说……我以为你应该在等ash……”

Sally什么话也没回,他只是上前,一拳打在Larry的脸上。

Larry被突然袭来的拳头吓了一跳,来不及躲闪,被打倒在一旁。

Sally还没完。他上前一个跨步,将Larry囚禁在自己身下,然后紧紧扯住Larry的衣领。
“我知道你要写什么,可你要做的事情一点也不符合你写的。如果你爱我就他妈的别抛下我一个人,如果你他妈真把我当兄弟,那就放下现在埋在你心里的想法。听着,你要是还有那个念头,我就揍到你连吞药都能力也没有。你大可以试一试我能不能做到。”

“Sal……你……你怎么知道……”
“我他妈的就是知道!”
“你爆粗口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你个贱人!臭婊子!你知道你离开之后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我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我无数次思考如果当时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找你你会不会就可以不死!然后我又怕最后我需要亲手杀了你!你个自私的混蛋!”

Larry从来没听过Sally如此情绪激动地大吼,并且还带着脏字。Larry很想告诉Sally,吼得太快了他没听懂,但他直觉自己说了之后会很惨。上帝证明,他只听懂Sally一直在骂自己。

“……Sal,冷静点……”
“你的确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冷静。”
“呃……什么意思?”
“我是说,别离开我。”

Sally说完,把脸埋在了Larry怀里,痛苦得哀嚎。他的嗓子有些哑了,泪水划过脸上的疤痕从面具边缘挤了出来。

Larry沉默了。他不知道为什么Sally会发现他的意图,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有勇气面对这一切……他的父亲是外星人、甚至那个红眼恶魔可能就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不仅抛弃了他们,还打算害死整个公寓的人,甚至还要毁了一切,而他要做的是杀死他的父亲……
“Sal……别哭了……对不起。”

“混蛋。”
Sally的声音带着哭腔,他现在身子很虚弱,差点哭得呛着自己。

“抱歉,我这么自私,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以为没了我,你也会依旧坚强。”
Larry把Sally的面具揭开,轻轻地搂住他,一边道歉一边帮他拍背顺气。

“我的脸已经不完整了……你还要毁了我的心,你要我怎么坚强……贱人!”
Sally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小了他好几岁的家伙。但很显然,他不忍心。

“我没能想到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
Larry着实有些震惊,他一直以为他对Sally是单方面的情感,他以为Sally只是把他当朋友。他不禁为刚才要做的事情后悔,还好Sally阻止了他。果然没错,Sally就是他的天空,无论怎么样都可以拯救他的所有。

Sally闻言,把Larry狠狠按在地上,然后胡乱亲了上去。
然后他就后悔了。可来不及了。

Larry用温暖化解了一切。他伸出舌头慢慢引导Sally。他用舌尖勾勒这Sally残缺的唇,以及温热的舌头。Sally对这方面技巧的缺失令他偷乐了好一会。

“好了,贱人。看清楚你在我心中是否重要了吧?你要是敢在做这种事,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一点点念头,我都会——”

Sally话还没说完,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吸走了。

Larry茫然地看着一个大活人从眼前消失。他还没来得及恐慌,一声较为青涩地呼唤从门口传来。

“Larry?你怎么了?”
是Sally。

Larry迷茫的看着Sally。见鬼了,他刚才还在他怀里和他亲热,下一秒就出现在门开了?这什么情况?

——————————————————

Sally回到了他的床上。

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灰蒙蒙的色彩,他不喜欢开灯。

果然,一切都是梦。即使他再告诉自己忘记这一切,他的梦依旧把他最原始的欲望赤裸裸呈现在了他面前。

那是他对Larry混乱的情感。

Sally自嘲地笑了笑,整理好面具出了屋子。他不能让ash那么担心,不是吗。

“Sal,你起得可真晚,是我昨晚太用力了吗?”

评论(36)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