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白菜

为ls的绝美爱情熬糖;
主温馨辅沙雕;
希望制作组善良;
期待第五章绝地反杀。

【APH】Dover/他不在的第二十六天

#先说好,玻璃渣

阳光晕开了整片天空,如水一般,又泼向大地。树木被风吹熟,春的舞步即将停止。打开一扇窗,便是一幅画儿。那是用色块拼凑起来的画,如此艳丽。当人们亲吻大地,将虔诚的心献给饱含血与泪的大地……花,便悄然开了。

这,是一切的开端。

街角的花店新入了一批玫瑰。那花瓣似亲吻过火焰,红得令人心碎。从前这家店是不入玫瑰的,不知为何今日竟入了。

弗朗西斯站在玫瑰的前面,静静地欣赏。

店主人已经习惯了这个金发男人每日都来看花,却从来不买。大概有一个月左右了吧。这个男人每日都把自己打理得很精致,但店主人能看出他一日比一日憔悴。因为这男人注视花的目光太过温柔了,温柔到小心翼翼,温柔到时光停滞。店主人从不问男人为何悲伤,因为悲伤是化不开的秋露,冰凉而脆弱。

弗朗西斯很喜欢这家店,因为他喜欢。

自他走后,弗朗西斯每日都来这家店前站着,用思念缓解思念。已经是第26天了。弗朗西斯从不买花。因为他不忍。他不忍独占这份美丽,只为将其当做替代品。这太过残忍、太过不公。

悲伤已经将海水蒸干,化做眼泪再临于世。

从前他总喜欢向他提起这家花店。说里面的花儿,说店的主人。说店主人养的那只猫。

他平日并不多话的。所以,弗朗西斯对他总提起的花店很感兴趣。但因为种种原因,他从来没来看过。现在他走了。弗朗西斯终于有时间了。

弗朗西斯记得他平日总是一副高傲模样,并且总会发点小脾气。多是在谈起这家花店的时候才面带微笑。

他为什么喜欢这家店呢?弗朗西斯不记得了。可能只是单纯的喜欢。

弗朗西斯觉得他的笑容很干净,那欣喜的模样活像只活蹦乱跳的小麻雀。可他总想不起来还在哪里见过他的笑容,他觉得,应该是在一片光明的地方。

那个人……
是谁呢……
弗朗西斯想不起来了……

弗朗西斯只记得他的笑容了,是一种很有自信的笑容,锐利、锋芒毕露,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

他的金色的头发像冬日阳光一般,他的翠绿的眼睛像春日新叶一样,他的炙热的心脏像夏日海滩一样,他却拥有秋日的悲伤。

他是个时间无法挽留的男人。弗朗西斯知道自己留不住他,他的鞋子是踩在弗朗西斯心脏上离开的。

是谁呢?究竟是谁呢。

他的名字是什么呢?弗朗西斯想不起了。
他走后的第二十六天,弗朗西斯只记得他爱他,却把他的名字忘记了。

他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回忆。只记得那光明的地方。他想,大概是有天使在歌唱。

弗朗西斯爱他。爱得快要发疯。可他不记得为什么了。他只觉得他的心脏都在为他跳动,他的血液为他奔腾,他的头发要烧起来了。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

可他根本想不起来他们直接发生过什么?
发生过什么?
或者什么都没发生过。

弗朗西斯抬头,他低头太久了,脖子开始抱怨了。

天空上飘着白云。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街道上是一片祥和。有时候弗朗西斯会想,如果这里像威尼斯一样多好。街旁的窗台上都摆满花朵,一到花期,那些花朵便欢笑雀跃连街道都占领了。

弗朗西斯离开了。他觉得自己有些胸闷。

漫无目的地走,跟随风与泥土的香味。
不知何时,弗朗西斯就喜欢上了泥土的清香,那是青草的香味,没有词语能够形容它,就像没有词语能够准确的表达安宁与祥和。弗朗西斯爱泥土的香,正如他爱这片土地。

塞纳河永远都是那么美丽。风将弗朗西斯带来这里。

他坐在长椅上,看着人们将秘密挂在桥上,将钥匙扔在河底。这条美丽的河流是最温柔的女性,她包容她的孩子们的秘密,并且永远保持缄默。

兀地,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也得这样做。他那浓烈的快要杀死自己的爱,应该当做秘密,被永远尘封。

在弗朗西斯把钥匙投进河里的一瞬间,他觉得,他应该把自己也一并扔进河里。他锁不住那颗跳动的心,他早该知道的。

巴黎的空气中带着催情的成分。

弗朗西斯怀念他的模样,怀念他的眉眼和……

和什么?
他长什么样子来着……?

巨大的恐惧握住了弗朗西斯的骨头,像是要把这个男人给捏碎。
他忘记了他的样貌,忽然间的。

转身就跑。痛苦已经塞满了他的整个大脑。

他不仅带走了弗朗西斯的爱情,还带走了他对爱情的向往,连回忆都不愿给他留下。

“我很抱歉!”
弗朗西斯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比他矮了半个头,可弗朗西斯却险些被撞倒。

“波诺弗瓦先生?”
那人一把拉住弗朗西斯,迟疑一下,竟是喊出了他的名字。

“你……认得我?”
弗朗西斯的印象里没有这个人,他不认识这个人。

“哦!是的。我是您的医生,雷诺,您不记得了?”
那人的表情有些困惑,似乎是搞不懂弗朗西斯的反应。

“医生……?我生病了?我、我很抱歉,可是我认为我并不需要医生?我不记得你了……我、我……”
弗朗西斯语无伦次起来,他的思维现在很混乱。他觉得必须说点什么,但他组织不了一句完整的、能够准确表达他想法的话语。

“哦……您又不记得了。这次的时间较以往又短了一点。我是您的心理医生,弗洛塞·雷诺。您在我这里接受治疗,因为您的选择性遗忘症。”
雷诺稍作解释,然后松开了弗朗西斯。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您在开玩笑!我记得这是他走了第二十六天!”
弗朗西斯的情绪变得很激动,他向着来时的方向返回。他希望能够逃掉。

渐渐的,弗朗西斯又平静下来了。

不知不觉,他又走到花店的前面,驻足。

店主人要关店了,她正将花一盆盆搬回店里,唯独忘记了玫瑰。

“不好意思,打扰了。您的玫瑰忘记收进去了。”
弗朗西斯微笑着提醒,时刻保持他应有的礼貌。

“啊……谢谢。不过不需要。”
店主人有些惊讶,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眼前男人的声音。接着,她补充道:
“玫瑰是就放在店外面的,如果有人要带走那就折了吧。反正,不配拥有爱情的人,不配拥有玫瑰。”

弗朗西斯静静等着店关门。他楞了好一会。没错,不配拥有爱情的人呀,不配拥有玫瑰。

那男人叫什么呢?
大概是个英国人吧……

光是那样刺眼,如火一般,烤炙着大地。就连风,也抛弃了树木。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