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白菜

为ls的绝美爱情熬糖;
主温馨辅沙雕;
希望制作组善良;
期待第五章绝地反杀。

【APH】好船组

【aph】

——————好船拉线————————————
天气一如既往,火热得似乎要将行尸走肉与孤魂野鬼一起蒸发。屋内的空调吹着凉爽适宜的风,安东尼奥扶正了因哈欠而歪斜的眼镜,最近一堆事情要处理,旁边还有个小包子一直捣乱,他的眼睛过度疲劳,却不得不继续盯着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字母。于是,他婉拒了医生修养的建议,而是准备了一只眼镜。

“早安,卡里埃多先生。”

安东尼奥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看着那个打招呼的人,亚瑟·柯克兰。

“哦……早安亚瑟。”安东尼奥楞了一下,随后回了个灿烂的笑容。他将眼镜取下来,微微眯起,背光处显得他的瞳孔有些暗,却难挡其中包含的光芒。

亚瑟在正式场合称呼谁都是称呼姓氏的,却不会强迫别人也喊他柯克兰先生。安东尼奥对此很无奈,却又觉得有趣,老实说,他觉得亚瑟有些闷,贵族式的优雅作风在他看来有些死板,但是炸毛的时候又是极其可爱的模样,这让安东尼奥一直对亚瑟存有一种好奇心。

安东尼奥想知道亚瑟的所有,这感觉就像是探险寻宝一般,谁知道打开的宝藏里面含有的是黄金万两还是即将引爆的炸弹。不得不说,安东尼奥不想他表面上看起来的温和开朗,比起做个邻家大哥哥,他更喜欢寻找刺激。

“你在看什么?”亚瑟并不是不知道安东尼奥在看报纸,其实他拿的是昨天的,亚瑟在昨天清晨就买了第一手。亚瑟只是挑起个话题,不让气氛那样沉闷,毕竟,什么都不说而是礼节性回礼,安东尼奥可以回你一个更加灿烂却滴水不漏没有一丝破绽的笑容。

亚瑟对于安东尼奥的感情很微妙。他喜欢安东尼奥的笑容,却又很讨厌。听起来像个病句,谁在意呢。安东尼奥的笑容看起来很真诚,当然也只是看起来。似乎遇到任何事情,他都能够用笑容化解。

当年亚瑟仅用不成器的舰队就击垮了安东尼奥那只所向披靡的“无敌舰队”,那时的亚瑟不比现在沉稳,反而是锋芒毕露张狂得不得了。他讽刺连老天都不愿意看着西班.牙来当这个大海的主人,毕竟安东尼奥的祖先和波塞冬可没啥关系。然后,亚瑟就看见安东尼奥眨了眨眼睛,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双眸弯弯,蹭掉了脸上的血液,只是回了他一个口型。安东尼奥说,是吗。

亚瑟觉得这个笑容,令他非常不安,却有不得不承认这个笑容的感染力。明明是可以继续羞辱这个“无敌”的霸主,然后摘下他的王冠将他踢下宝座,可是,鬼使神差的,亚瑟也回了他一个笑容,就像是被安东尼奥控制了一样。最后,还是霍华德将压抑怒火的亚瑟给带走的。

“昨天的报纸,你知道的,打发时间而已。”安东尼奥耸耸肩膀。他不是一个沉默安静的人,却喜欢沉默安静的看着亚瑟·柯克兰,他喜欢那薄情的双唇抿在一起然后勾出一个讽刺意味十足的笑容,这令他觉得十分有趣。

因为那时候擦肩而过,他所看见的,就是这样高傲嚣张蔑视一切的笑。安东尼奥不是特别喜欢那种十分精明聪慧的人,很不幸,柯克兰一家子就没有蠢货,但这也恰恰给了安东尼奥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他记得当年他还是个霸主的时候,有一次看见一艘简易到无法入他眼睛的小船,但由于伊丽莎白的过分举动,他决定给这位女皇一个教训。可在靠近的时候,却看见船上的旗杆飘着一只示意船上有瘟疫的旗子。船长决定绕个道,安东尼奥没有阻止。

然后,就在经过那船旁边的时候,他隐约看见了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帽子戴的歪歪斜斜,似乎在朝着他笑。距离有些远,但那时候安东尼奥的视力可比现在好多了,他确定船上的是亚瑟·柯克兰,就凭那尖锐冰冷的笑容。

于是,他让炮手给了亚瑟一个见面礼。安东尼奥明白,不可能因为这样就搓了柯克兰的自以为是,不过,他想这样做,就这样做了。随心所欲的时代,的确令人怀念。

“你还是这副扮猪装傻的模样。”亚瑟的语调冷冰冰的,他敛下眼睑遮住了眼睛,生怕流露出国家不该有的某种情感。他一向对自己的假面很满意。

“可惜我不认为你是老虎,反而是只小猫咪。”安东尼奥的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了,他是由衷感到开心,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未来还遥远着呢,他想当的从来不只是海上的霸主,毕竟,他想做的时候,从来都能够办到的。这可是一个西班.牙人该有的自信。

“有人来了。”安东尼奥打断了亚瑟还没出口的话语,还是用这样暧昧的字眼。

来的人是阿尔弗雷德。

安东尼奥总想着,扮猪的可不只是他一个,怎么亚瑟就对这只这么耐心呢?真是,令人不爽的有趣呀……

阿尔弗雷德用他惯用的听起来很傻的笑声搅乱了安东尼奥与亚瑟之间的氛围,随后挡住了亚瑟的视线,转过来看着安东尼奥。

“哟!安东尼奥!看来hero错过了什么?”阿尔弗雷德的笑容比安东尼奥更加灿烂,比亚瑟更加冰冷。

安东尼奥没有说话,只是站起了侧身,低沉且轻声道:

“是吗。”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