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白菜

为ls的绝美爱情熬糖;
主温馨辅沙雕;
希望制作组善良;
期待第五章绝地反杀。

#法加长篇同人不定时更新
#又想吃的cp我给当成副cp加进去

当弗朗西斯脚下的土地由他深爱着的法兰西变成俄罗斯,陌生感一股脑地向他袭来。他很少踏足这片凛冬之域。

平日里弗朗西斯是个头脑聪明且冷静的人,可当他脑中的罗曼蒂克经过发酵变为冲动之后,一切就透出稍许的混乱无序。

他忘记订晚间落脚的旅店了。

弗朗西斯给伊万打了个电话,但接的人是娜塔莎。

“……去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却忘记预约旅馆,你想让我把你当成未成年对待吗?”

“有点时候把一切都规划好了,生活就会失去很多乐趣,对于我们漫长的生命来说,乐趣真的是极为重要的养分之一了。”

“随你怎么说,花言巧语的蜜蜂先生。去维尔纽斯吧,他半个月前就在那里了。”

“多么聪明的小姐!”

“我可不认为你亲自来俄罗斯是为了找我哥哥。”

“说不定呢。”

“那还真是可惜,哥哥去找那个中国人了。别多费口舌说这些无用的话语了。”

“那么,我只好说声谢谢了。”

弗朗西斯等娜塔莎挂了电话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和东欧的美人儿说话还真是累,她和她的哥哥一个样,语言干练还毒舌。

沿着街道旁的商店漫步,弗朗西斯的心情因为这冷色调的阳光而明亮起来。

他用流利的俄罗斯语与周围的人对话。这片异土上的人们和他记忆中的一样,洋溢着韩流也无可奈何的暖意。这大概就是已经快从他身上消失了的生命的活力。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丢失了很多东西。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正在努力找回遗失物,同时发现新的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他已经罢工太长时间了,除了必要的政治活动,其他都交给索瓦丝处理了。

就这样,一直到地平线被夕阳染成金红色,弗朗西斯才从恍惚中回神,内心平静得令他觉得不可思议。

得赶在夜晚来临之前乘上飞机。

弗朗西斯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他得给自己的神经放个小时假。

当他从机场出来时,入眼的是夜色中的立陶宛。小巧,而精致。他没怎么和这儿的人或事打过交道,与托里斯的交谈也是少之又少,对他的印象只是唯唯诺诺跟在伊万后面的小国家而已。他一向不喜欢唯唯诺诺的人。

但是空气中由海风稍来的湿润而咸湿的味道与弗朗西斯想想中的懦弱、压抑不同,夜晚的临海国特有的扑朔迷离也带给弗朗西斯不一样的感受。

弗朗西斯打算直接去找托里斯,他对于十二月的夜晚在公园躺椅上度过,可没有一点兴趣。

“罗利纳提斯先生,我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请问马修·威廉姆斯在您的家里吗?”

“叫我托里斯就好,弗朗先生。马修现在正在我家里做客,您现在方便说您的位置吗?我可以派人去接您。”

弗朗西斯告诉托里斯大街的名字以及标志性建筑,然后挂了电话。他本想单刀直入问出马修的位置,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好方便接下来套话,毕竟,他可不认为马修去俄罗斯是一时兴起。可托里斯的态度不卑不亢,几句客套寒暄,没有让弗朗西斯占到丝毫便宜,反倒是让弗朗西斯按照他的节奏来。弗朗西斯眯了眯眼睛,勾起了嘴角。

来接弗朗西斯的人很快就到了——以为有着浅棕色短发、琥珀一般的眼睛的温和青年。

“里弗莱斯·纳德洛斯奇,叫我里弗莱斯就好。”

这位里弗莱斯用法语如此说道。弗朗西斯一面暗叹托里斯考虑周到的同时,一面想念巴黎人特有的亲切口音,如此书面化的法语总没有听了几千年的好听。

不过说法语总比说立陶宛语好。弗朗西斯的立陶宛语水平还不如本田的英语水平,他只是跟基尔伯特学过一点,因平日没有交集便荒废了这门语言。刚才的街名也是因为路牌上标有俄罗斯语的缘故他才能表达清楚。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弗朗西斯善意地微笑。

两人进了里弗莱斯来时坐的车,司机载他们去了托里斯那里。

弗朗西斯大量了一下托里斯的住处,简约明朗的现代风,这让他在想念完巴黎口音后,又开始想念他的诺曼底式庄园了。那座隐藏起来的小庄园阻隔了现代人特有的喧闹生活对他的侵扰。

“弗朗西斯先生,您好。”

女仆帮弗朗西斯将大衣挂起,之后他与托里斯象征性握了握手。

几句无意义的寒暄客套之后,托里斯带弗朗西斯去了二楼客房。

今天已晚,马修既然已经睡下,弗朗西斯也就不去打扰他了。

评论

热度(9)